42岁脑瘤妈妈放弃治疗欲捐遗体 丈夫儿子含泪答应

都市消费晨报、亚心网全媒体讯(记者 李雯) “妈,给你买了鸡腿,趁热吃!”儿子张挺一进门就从怀里拿出装着4个鸡腿的袋子。“我昨天也就随口说说,你还真去买了,冷不冷?”妈妈吴秀芝心疼地捂着儿子冻得通红的耳朵。

吴秀芝是一位42岁的母亲,自从今年4月她被确诊患有脑内恶性肿瘤以来,每当提出小小的愿望,20岁的儿子总会第一时间满足她。“我的病是晚期,不一定能治愈,家里也不富裕,我选择放弃治疗。”10月24日,吴秀芝说,她想把遗体出去,做医疗研究,或者移植给需要的病人。

打工家庭突闻脑瘤噩耗

吴秀芝的家位于乌市天山区大湾北路东湾三巷79号,一家三口住在一间20平方米的出租屋里。房间虽小,可被女主人打扫得窗明几净,几只小金鱼在鱼缸里嬉戏。

   10月24日,在乌市大湾北路租住的自建房里,吴秀芝正在翻看家人相册。亚心网报记者谢鹏 摄

吴秀芝虽然面色微黄,但热情健谈。“我以前头发到腰这里,查出得病之后,觉得洗得太麻烦就剪了短发。”她说,自己1998年和丈夫张证良从四川老家来到新疆,二人只有小学文化水平,就在工地上打零工维持生计。儿子长大后,在红旗路一家公司工作。

日子虽然清苦,但夫妻俩踏实肯干,儿子乖巧懂事,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。然而,上天并未眷顾这个知足常乐的家庭,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人难以接受。

今年4月,吴秀芝突然感到头痛,便去了首府两家大医院检查,被诊断患有恶性肿瘤。新疆兵团医院和新疆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诊断书都显示,吴秀芝患“恶性脑肿瘤,建议住院手术治疗”。“当时一下子懵了,我平时身体很好,怎么会得脑瘤呢?”她说,丈夫和儿子坚持让她接受手术治疗,但考虑到高昂的医药费和渺茫的治疗效果,她选择在家养病。

随后的几天,吴秀芝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在工地上交接工作时,她晕倒在丈夫的怀里。“感觉眼前发黑,不停呕吐,双腿也没力气,就晕倒了。”吴秀芝说,自从确诊病情,她就没有接受治疗,头痛得厉害,就吃点偏方缓解一下。

决定捐献遗体 获得家属支持

半个月前,吴秀芝把丈夫和儿子叫到面前,郑重地说:“以前看过新闻报道,一个6岁的娃娃被查出患有癌症,他的父母决定等孩子离世后,将遗体捐出,我很受感动。其实,人死后终究是一把灰,我想,等我走了以后,把遗体捐给需要的人,也算是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活在世上。”

张证良听后躲进厨房,泪水怎么也止不住,“脑子里面全是我们一家三口的幸福画面,像放电影一样。她的遗体捐献了,以后连个念想都没有了。”冷静下来后,他认为,在最后的日子里,只要妻子愿意,自己无条件支持她的一切决定。

儿子张挺也表示支持妈妈:“没想到你的思想境界还挺高的。”在吴秀芝眼里,儿子是个行动大于语言的孩子,“他性格内向,但每次我随口说的事,他都默默记在心里,前阵子我钱包丢了,他给我买了一个200多元的新钱包,上个周末还带我去看电影。”她说。

4月以来,张证良暂停了自己的工作,照顾起吴秀芝的饮食起居,半年间妻子没瘦反而胖了2公斤。“我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其他器官,除了脑袋以外,尽量做个更健康的标本。”吴秀芝说。

捐献中心:患脑瘤可以捐献遗体

“患了脑瘤,可以捐献遗体吗?”吴秀芝担忧道。对此,自治区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负责人吕海峰介绍,遗体捐献主要用于医学研究,对于捐献人的健康没有要求,肿瘤患者也可以捐献遗体。不仅如此,肿瘤患者的角膜也是可以捐献的,角膜捐献者只要经医生评估角膜完好、去世六小时之内能够获取角膜都是可以捐献的。

“对于器官捐献,要求比遗体和角膜捐献更高。”他说,如果捐献人罹患各种未治愈的恶性肿瘤(无转移的原发性脑部肿瘤除外)或是存在病因不明、HIV感染、全身性细菌感染、病毒感染、真菌感染、进行性多发病灶性脑白质病、亚急性硬化全脑炎、朊病毒相关疾病等情况,则不能捐献器官;而未转移的脑部良性、恶性肿瘤也是有可能实现器官捐献的。

就捐献手续的办理流程,吕海峰表示,首先,捐献人需要领取并填写《遗体捐献申请登记表》;其次,遗体捐献者需设立委托执行人,并在捐献表上签字,委托执行人应为捐献者子女或近亲属,无子女或近亲属的也可委托好友或社区、单位、养老机构作为执行人;最后,填写好的表格由市红十字会盖章、备案生效。

截止目前,全区共有1300位志愿者自愿登记捐献遗体,410位志愿者登记捐献眼角膜, 340位志愿者登记捐献器官。实现遗体捐献245位,全部用于新疆医科大学解剖教学使用;实现角膜捐献73位,捐献角膜144片,全部用于我区角膜盲患者移植使用; 实现器官捐献18例,捐献出肝、肾等器官41个,完成器官移植手术40例(其中一例双器官移植),使多名患者获得到了救治。

[责任编辑:]